<span id="xf26r"><sup id="xf26r"></sup></span>
    1. <cite id="xf26r"><li id="xf26r"></li></cite>
      <track id="xf26r"></track>

        <span id="xf26r"></span>

        英語家園

         找回密碼
         注冊

        QQ登錄

        只需一步,快速開始

        掃描二維碼登錄本站

        快速提高英語水平本廣告位招租

        社區廣播臺

        查看: 128|回復: 0
       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        收起左側

        金一南香港震撼演講:國家越強大,個人越自由

        [復制鏈接]
        跳轉到指定樓層
        1F
        發表于 4 天前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        心情驛站-金一南香港震撼演講:國家越強大,個人越自由(1)

        口述:金一南

        整理:正和島(ID:zhenghedao)

        導讀:最近,香港的事情沸沸揚揚。

        中國政府鄭重聲明:不允許外國勢力插手干預。在整個事件中,體現了大國的容忍和擔當。

        中國近代以來的教訓是,國家越強大,個人才能越自由。

        以下是金一南教授2016年11月18日,應團結香港基金中華學社舉辦中華大講堂邀請,所作的《從百年滄桑到大國崛起》分享,至今讀起來,仍然蕩氣回腸。



        演講正文:

        今天,我分享的主題是《百年滄桑——從東亞病夫從民族復興》。很榮幸,能給這么宏大的題目,做一個闡釋。

        很多人質疑,中華民族真的能復興嗎?他們真的能成功嗎?

        美國人沈大偉是中國問題專家,他經常講中國人不行,中國要崩潰了。2015年的3月6日,他在《華爾街日報》發表文章《The Coming Chinese Crackup》(正在到來的中國崩潰),說中國完了。

        沈大偉有5點理由:

        第一,大批經濟精英移民海外;

        第二,思想自由、言論表達受限;

        第三,對執政黨的忠誠不真實;

        第四,猖獗且難以根除的腐敗;

        第五,經濟體系改革舉步維艱。

        沈大偉說:“一切證明他們完了,他們很快就完。

        我本來覺得沈大偉是很聰明的人,但當時的印象是,呦!沈大偉怎么腦子進水了。

        我們正在深化經濟體制改革,我們開展前所未有的反腐,我們的軍隊也在進行前所未有的變革,你說我們完了嗎,我們新一輪騰飛才剛開始。

        我覺得今天中國,就像埃德加·斯諾在《紅星照耀中國》里說的一樣,中國使多少人得到了名譽,中國使多少人丟掉了名譽。

        你在美國講中國崩潰,文章有人看,書有人買;你講中國崛起,文章也有人看,書也有人買,都有市場。

        01

        橫跨100年,馬克思主義改變中國

        2000年,我在英國皇家軍事科學院(RMCS)學習,這是RMCS第一次邀請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官。

        按照英方的規定,每個學員都要講自己(國家)的社會制度、意識形態、憲法、國防,全班30名軍官,來自26個國家和地區,中國是唯一一個社會主義國家。

        我當時的演講,只有2頁PPT,第一頁是1900年時候,100年前的中國;第二頁是現在的中國。

        我說,1900年的中國,是東亞病夫,任人欺凌、任人宰割,跌倒在地上爬都爬不起來。整整100年前,八國聯軍入侵北京,我們被迫簽訂《辛丑條約》,賠償13個帝國主義國家四億五千萬兩白銀。

        今天我能站在這里,給大家講100年前的中國,為什么?

        因為今天是100年后的中國,100年后的中國工業、農業、國防科技、教育、醫療多項指標名列世界前茅。

        她再也不是任人欺凌、任人宰割的中國,她自立于世界民族東方之林。

        而橫跨著100年的就是一句話,“Marxism changed China”。

        我們中國人為什么相信馬克思主義?我們從來不是為了馬克思主義而馬克思主義的。

        馬克思主義是我們認識和分析問題的一種方法和工具,我們用馬克思主義認識和分析中國的問題,找到解決中國問題的辦法。

        而在這個過程中,還有第二句話,“China changed Marxism”。

        毛澤東思想、馬克思主義普遍真理與中國革命實踐相結合。鄧小平理論、馬克思主義普遍真理與中國建設實踐相結合。我說這就是中國對馬克思主義的發展。

        等我講完的時候,突然間爆發出一陣熱烈的掌聲,我猝不及防。

        第一個上來向我祝賀的是菲律賓陸軍加特爾上校,他跟我講:“金,你講的東西給我的印象太深了。我們菲律賓跟你們國家的命運是一樣的,我們一定要像你們一樣取得這樣的成功。”

        還有英國著名的防務問題專家泰勒教授,最后走上來跟我說了一句話:“你今天講出了你們的合理性。泰勒完全不同意馬克思主義,完全不認同社會主義。我覺得這對他來說,也算是對我們最高的夸贊了。

        02

        “中國就像個破茅草房子,

        誰上來就一腳踹倒”

        可以說,我們近代的中國歷經苦難,我們沒有勝過,我們一敗再敗。

        第一次鴉片戰爭失敗,《南京條約》簽訂,割讓香港,賠款2100萬兩(白銀)。

        第二次鴉片戰爭中國又失敗,英法聯軍25000人,長驅直入北京,將圓明園付之一炬。以如此小的兵力,侵入大國之首都,可以說是戰爭史上的奇跡。

        1894甲午戰爭賠款白銀2億兩,割讓遼東半島、臺灣。當時的澳門報紙有這么一段評價:

        “中國之裝備,普天之下,為至軟弱的極不中用之武備,及其所行為之事,亦如紙上說謊而已。其國中之兵,說有七十萬之眾,未必有一千人合用。”

       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候,德國發動了對蘇聯的進攻。希特勒講了一句話,蘇聯就是個破茅草房子,我一腳就踹倒他。但希特勒打算錯了,希特勒腿都踹斷了,也沒有踹倒。

        而中國當時就是個破茅草房子,誰上來就一腳踹倒。我們用梁柱支起來,再上來一腳又踹倒了,再支起來,再踹倒了。

        當時的八國聯軍,日軍最多8000,俄軍4800,英軍3000,美軍2100,法軍800,奧地利軍隊58人,意大利53人,滿打滿算18811人。

        就這么點兵力,而北京有清軍十五六萬,義和團五六十萬,我們擋住了沒有,沒有擋住啊。

        中國近代以來的這種衰弱,達到了極致。

        庚子賠款,空前的四億五千萬兩白銀。后來,美國羅斯福總統把部分賠款返還給我們,辦了留美預備學校、協和醫院,還有燕京大學的一部分。留美預備學校成了今天著名的清華大學,所以中國很多人對羅斯福印象不錯。

        但是他本人卻極度看不起中國,他說:“要是我們重蹈中國的覆轍,沉溺于紙醉金迷之中,忘掉了奮發向上、苦干冒險的高尚生活,那么毫無疑問,總有一天,我們會突然面對中國今天已經出現的這一事實,畏懼戰爭、閉關鎖國。

        貪圖安寧享樂的民族,在其他好戰、愛冒險民族的進攻面前,肯定是要衰敗的。”

        羅斯福提醒美國人,一定不能像中國人這樣衰敗。

        03

        解決中國問題的根本:民族救亡

        近代以來,多少先進的中國人,為了挽救民族危亡、克服衰敗,做出了選擇。

        曾國藩、左宗棠、李鴻章,他們推出洋務運動,說中國最大的問題就是——器不如人。機器制造、科學技術不行,一定要搞上去。

        洋務運動30年,最大的成功就是北洋水師。結果在1894年,甲午海戰全軍覆沒,一條艦沒留下來,日本聯合艦隊卻一艘也未沉。洋務運動失敗了。

        這時候,康有為、梁啟超出來說“器不如人”太表淺了,中國的問題是“制不如人”。

        梁啟超講:“喚醒吾國千年之大夢,實自甲午一役始也。制不如人就要改制,戊戌變法就是要改制,要實現君主立憲。

        后來戊戌維新失敗,君主立憲沒有成功。

        孫中山的辛亥革命也是改制,建立共和制度。

        我們有個電視劇叫《走向共和》,認為共和成果被袁世凱給偷竊了。但你如果全面看,袁世凱1916年就死了,之后我們還實驗了12年的共和,結果怎樣?

        北洋政府24次內閣改組,換了26屆總理,軍閥混戰,生靈涂炭,共和也沒搞成。

        1919年的五四運動,又講中國的問題是思想文化不如人。

        于是要打倒孔家店,我們當年那種思想偏激和極端,認為萬事歸于一點,找個替罪羊,只要把它解決就全都解決了。

        五四運動時候,胡適、錢玄同、郭沫若、陳獨秀、魯迅都講到漢字問題了。認為漢字是導致中國落后的罪魁禍首,要把漢字羅馬字母化。

        我至今記都記得郭沫若的一首白話詩:“偉大的水啊,氫二氧一”。

        這是詩嗎?化學分子“氫二氧一”,直接進到詩里去,能流傳下來嗎?傳不下來。

        今天我們流傳下來的還是古典文學,你看柳宗元的“千山鳥飛絕,萬徑人蹤滅。孤舟蓑笠翁,獨釣寒江雪。”多么優美的意境啊,比那“氫二氧一”意境大得多了。

        我今天講他們,沒有絲毫否定。他們都有缺點、都有錯誤、都有問題。

        但他們都是探索者,都在尋找一條能夠擺脫衰亡的路徑。我們后來的探索是在他們基礎之上的。

        我們今天講中國夢,當時社會也有中國夢。北京、上海的學者們在一起,問你的夢想是什么?

        清華大學教授林語堂說:我的夢想只希望國中有小小片的不打仗、無苛稅、換門牌不要錢,人民不用跑入租界而可以安居樂業的干凈土。

        燕京大學教授顧頡剛說:我的夢想是沒有人吸鴉片、吞紅丸,這是最重要的事。這種嗜好延長下去非滅種不可,任憑有極好的政治制度也是無益的。只要吸毒,什么制度都救不了你。

        上海大學者施蟄存的夢想是,中國人走到外國去不被輕視,外國人走到中國來,讓我們敢罵一聲“洋鬼子”。你知道,先生,現在是不敢罵的。

        羅文干也有夢想,政府能統一全國,免人說我無組織,內政的勇毅專用對外。武官不怕死,文官不貪錢,婦女理家崇尚勤儉,不學摩登。青年勤儉刻苦、不穿洋服、振興國貨。

        當年這些知識分子,中國社會的良心啊。他們的呼吁、他們的夢想,集中在一起就四個字——民族救亡。

        民族到了危亡的邊緣,到了亡國滅種的邊緣。我們大清王朝推翻了,民國建立了,災難沒有停止。

        九一八事變,關東軍一萬九,東北軍十九萬。三天丟掉奉天(沈陽),一周丟掉遼寧,兩個多月東三省淪陷。七七事變,日本軍8400人,宋哲元二十九軍十萬人,一個月華北淪陷。

        中國之虛弱啊!近代以來,我們總是講帝國主義如何野蠻,如何兇殘,我們很少研討為什么自己這么虛弱啊。

        為什么誰都能弄你一下,你誰都無法抵抗。我們近代出了什么問題,問題出在哪里?

        你看第一次鴉片戰爭,廣東三元里在那里抗擊很可憐,大多數民眾都在遠處觀戰。

        英軍登陸后,民眾主動向其出售蔬菜、牲畜和糧食,洋人在跟皇帝打仗,與我何干?我還得生活,皇帝打敗了,皇帝割地賠款,與我何干?

        1900年八國聯軍攻打北京,那么多人幫助聯軍后勤推小車,給錢雇傭就可以,哪來國家觀念?

        聯軍攻到了北京,因為城高池厚攻不進來,北京附近居民向聯軍提供消息,廣渠門下水道未曾設防,聯軍從下水道魚貫而入,多少民眾在幫助聯軍填平壕溝、綁梯子、扶梯子。還有民眾坐在墻頭上幫著聯軍往里瞭望…

        孫中山講,四萬萬中國人,一盤散沙而已。

        數量不能提供力量,如果你是一盤散沙,不能凝聚的話,數量沒有意義。聯軍在北京殺人,聯軍指定殺誰就殺誰,中國人捆中國人,中國人砍中國人腦袋,我們置若罔聞。

        我覺得,這是中國近代以來最大的問題,非常松散。這個問題被各個帝國主義所窺破。

        1931年,九一八事變前,日本關東軍面對十幾萬的東北軍,也是人心惶惶,沒有把握。

        阪垣征四郎——侵華日軍的甲級戰犯,告訴他們,對于中國民眾來說,無論是誰掌握政權,誰掌握軍權,都無礙大局,不就交稅嗎?

        交給滿洲國也是交,交給日本人也是交,交給張作霖也是交,交誰都一樣。他們不在乎,所以能搞得過他們。

        我們近代的災難,絕不僅僅是帝國主義如何的殺人無度和猖狂,而是我們自己極度的衰弱,不團結一盤散沙,被對方分而治之。

        抗戰初期,國民黨副總裁汪精衛及以下20多位中央委員、58位將官投敵,當時不僅僅是民眾出了問題,而是精英出現了問題。

        汪精衛、陳公博、周佛海、王克敏…哪個不是國民政府軍政的精英啊。龐炳勛剛剛獲得臺兒莊戰役的勝利,還立了功,轉眼間整個部隊就嘩變。

        當時中國出現的精神沉淪和人格沉淪,不是一個兩個,是團團伙伙。

        在最關鍵、最困難的時候,共產黨人的杰出代表,東北抗日聯軍第一路軍總司令楊靖宇,抗戰到最后,只剩自己一個人,被幾個叛徒出賣。

        第一個是楊靖宇最信任的助手程斌,1938年率軍投敵。當時東北深山老林冬天零下三四十度,生存非常困難,營地的小木屋里有柴火、有糧食,保證餓不死凍不死,程斌把這些秘營全部搗毀,逼楊靖宇陷入絕境。

        第二個叛徒張秀峰,軍部警衛排長,父母雙亡的孤兒,被楊靖宇撫養成人,1940年3月攜帶秘密文件、槍支、抗聯經費叛變投敵,向日軍提供楊靖宇的突圍路線。

        還有一個是老鄉趙廷喜,蒙江縣保安村村民。楊靖宇跑了好幾天,沒有吃飯,棉鞋跑丟了一雙,碰見了三個村民,告訴趙廷喜,下山給我買雙棉鞋,買幾個饅頭,給你們錢,不要告訴日本人。趙廷喜下山就向日本人報告:楊靖宇在山上。

        最后,楊靖宇壯烈犧牲。

        而開槍射殺楊靖宇的,是原來抗聯第一軍的特等機槍手張奚若,叛變后在偽通化省當警務廳長,日本人下令后,他射殺了楊靖宇。

        楊靖宇的特等兵,把自己的軍長開槍打死了。

        從提供情報,到打死楊靖宇,都是我們中國自己人。一盤散沙的中國,人人出賣自己的國家,出賣自己的戰友,出賣自己的民族。

        當時,趙廷喜勸說楊靖宇說,如今偽滿洲國不殺投降的人,我勸你還是投降吧。趙廷喜哪里知道,只要楊靖宇投降,日本安排他出任偽滿洲國軍政部長,不但不殺他,還讓他當大官。利用他的影響,擺平東北抗聯。

        楊靖宇最后跟趙廷喜說了一句話:“老鄉,我們中國人都投降了,還有中國嗎?

        這一句話驚天動地,當時我們有勝利的希望嗎?一點都沒有。但到最后,即使是一個人也絕不屈服。

        我經常講,中華民族總在關鍵時刻,有這樣的人物成為民族的脊梁,在大家萬念俱灰的時候,有這樣的人物成為民族精神的圖騰。當年一批這樣的人,年紀輕輕就干大事,年紀輕輕就丟了性命。

        1921年,中國共產黨在上海成立,當時中國有200多個政治團體和黨派,誰能看得起他們。共產黨發起人13個人,當年有誰在意這個政黨,走的走散的散,各奔東西,都有更好的前程。

        1922年陳公博脫黨,1923年李達脫黨,1924年李漢俊脫黨,1924年周佛海脫黨,1927年包惠僧脫黨,1930年劉仁靜被黨開除,1938年張國燾被黨開除。

        中共一大13個代表出問題的7個,其中陳公博、周佛海當了大漢奸,當然再加上嚴重的犧牲。

        王藎美1925年犧牲,鄧恩銘1931年犧牲,何叔衡1935年犧牲,陳潭秋1943年犧牲,自己走掉的、被黨開除的、犧牲的,13個人從頭走到尾只有2個:

        毛澤東,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。

        董必武,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。

        只有這兩個人從頭走到尾,這條道路是何其的艱難?前面有紅地毯嗎?有剪彩嗎?有鼓掌夾道歡迎嗎?都沒有,只有不盡的流血犧牲和叛賣,以及萬水千山的阻隔。

        中國共產黨1921年建黨,從當年一個邊緣力量,走到世界政治舞臺中心,影響今天的世界格局,我們講一句話:毛澤東厥功至偉。

        雖然今天反對他的人很多,但這個人的名字永遠與中國共產黨、中國人民解放軍、中華人民共和國緊緊相連,除非你解散這個政黨,打敗這個軍隊,顛覆這個國家,否則你抹不了他,他貢獻太大了。

        近代以來,康有為、孫中山等,想變革者比比皆是,但他們基本上都是力圖依托少數精英完成改造,在他們眼中,民眾只是改造的對象,而不是推動變革和革命的動力。最終只能導致變革一敗再敗。

        毛澤東不再把民眾看作包袱,而作為推動社會變革最巨大的力量。

        在《論持久戰》中,毛澤東講過這樣一句話:戰爭的偉力之最深厚的根源,存在于民眾之中。

        這句話說得非常有力,被廣泛應用。但大家注意,《論持久戰》中的另一句話,雖然很少被引用,但其實說得更好。

        毛澤東講,“日本敢于欺負我們,主要的原因在于中國民眾的無組織狀態。”這句話說到了中國至弱之源,我們這種無組織狀態,導致了最后多少的災難。

        1949年新中國的建立,它是什么呢?是中國共產黨人為苦難深重的中華民族,獻上的一份大禮,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現代民族國家。

        04

        國家越強大,個人越自由

        什么叫國家?為什么要有國家?

        西方現代國家學說的奠基者霍布斯說:

        “當人人難以自我保存時,人們便自覺自愿的放棄權利開始締約,指定一人或多人組成集體,來代表他們的人格,將自己的意志服從于集體意志,將自己的判斷服從于集體判斷,在此基礎之上實現聯合,這就是國家。”

        國家不是一個慈善團體,也不是一個人權機構,國家一定要形成集體意志、集體判斷。我們講,歷史證明只有新中國,才能真正實現中華民族的集體意志和集體判斷,絕不是個理論問題,它是個實踐問題。

        就像新中國剛剛成立,面臨的朝鮮戰爭,我們猝不及防。

        當時部隊都在轉業,國民經濟百廢待興,1950年9月15日美軍仁川登陸,把朝鮮軍隊壓縮在中朝邊境三個區域范圍之內,我們反復對美國提出警告,一定不能過三八線。過了三八線是不行的,影響中國的安全,美軍越過三八線,直攻平壤。

        10月8日毛澤東下令,中國人民志愿軍迅即向朝鮮境內出動。美國人說,從中國在整個朝鮮戰爭顯示出來的強大攻勢和防御能力之中,美國及其盟國再清楚不過的看出,新中國再也不是二戰時,那個軟弱無能的國家了。

        舊中國一退再退,我們總想退一步海闊天空,最后退到無處可退。朝鮮戰爭,讓美國人明白了,在涉及國家安全問題上,新中國再也不會退讓。

        美國建構主義鼻祖亞特山大·溫特,他講了這句話:

        一個國家在生存、獨立和經濟財富這三種利益之上,還必須加上第四種國家利益,那就是集體自尊。

        尊嚴也是國家利益,而且是非常重要的國家利益。

        尊重必須靠勝利來捍衛。新中國帶給了中華民族第一次集體自尊,不但從根源上消除了封建半封建、殖民地半殖民地的痕跡,而且從根源上清除了社會一盤散沙的狀態。

        中國人民被前所未有的組織起來,成為中國歷史上第一個持續、穩定、繁榮、昌盛的,既完成了民族救亡,也完成了民族復興雙重使命的現代民族國家。

        現在中國的國力,發生了歷史性變化,跟過去完全不一樣。

        2016年數據顯示:

        當今世界,國民生產總值超過10萬億美元的就2個,美國17萬億,中國10.5萬億;當今世界,國防開支超過1000億美元的只有2個,美國5900億,中國1500億;當今世界衛生數量超過140個的只有2個,美國530顆,數量開始不斷減少,中國170顆,數量還在不斷增加……

        今天崛起的不僅僅是一個民族,更是一個經過全新洗禮的文明。

        在中華民族的百年救亡、百年復興中,從林則徐虎門銷煙,到曾、左、李的洋務自強,到康、梁的戊戌維新,到孫中山的辛亥革命,再到毛澤東的新民主主義革命。所有先進的中國人就為了這三個字——“救中國”。

        “救亡”命題不是中國共產黨發起的,但卻是中國共產黨了結的。

        1949年新中國成立,宣布“救亡”命題的終結和下一個命題的開始。前100年歷經坎坷,后100年我們也走了很多彎路,但我們從來沒有放棄過自己的擔當。

        新中國一路走來,中國講,我們不要拿前30年否定后30年,也不要拿后30年否定前30年。

        新中國是個完整的整體,前30年我們奠定了完整的工業基礎,前人有問題、有缺點、有錯誤,但是前人的肩膀頭子很硬,我們踩住了,我們站起來了。

        我們也有問題、有缺點、有錯誤,我們肩膀頭子有沒有像前人那么硬?這便是我們今天的考驗。

        最后,我以四句話結束今天的《從東亞病夫到民族復興》的演講:

        第一句,何為基辛格的大外交?大國塑造本國安全環境的兩個條件,一是國力的日漸增強,二是舊國際秩序的逐漸瓦解。

        第二句,英國人哈米什·麥克雷特說,中國越是不團結,世界就越感到高興。

        第三句,俄羅斯普京說,國家越強大,個人越自由。

        第四句,中國國家主席說,對為國犧牲、為民犧牲的英雄烈士,我們要永遠懷念,給予他們極大的榮譽和敬仰,不然誰愿意為國家和人民犧牲呢?

        我今天就講到這兒,謝謝大家。


        上一篇:巨星隕落,美國經濟的一個時代,結束!
        下一篇:哪吒是怎樣不活成另一個申公豹的?
       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

        本版積分規則

        隨便看看 精彩圖片 帖子導讀 聯系管理
       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        俺也来俺也去俺也射